• 请记住网站最新域名:110dd.com dxj110.com rz54.com v8k8.comm 099ss.com 011aa.com 911qx.com :收藏以便您下次访问观看
  • 8X成人影库-国产高清嫩模学生妹情侣开房自拍

    昨晚和女友吵了場大架,一個人正在酒吧裡喝著悶酒,突然一隻手搭在我肩膀……

    「喂!怎麼一個人在喝悶酒?」是我同事兼死黨老林。

    「哎!不要說了!昨晚和女友吵架。」我看了他一眼,目光又放回面前的啤酒上。

    「又是那一直不肯公開的神秘女友嗎?」老林一屁股坐在我旁邊。

    「公開不公開關你屁事?」好DOWN,沒心情應酬他。

    「發生什麼事?說來聽聽?看看我能否幫到你?」老林低頭向我慰問。

    「哎!那些女人,無端端說我不愛她,無端端說我有第二個,吃著晚飯無端端就跑了。直到現在,她連我電話也不肯接。」我還是看著酒杯。

    「她到底是誰?我認識的嗎?」

    「我的事你別管啦!嗯?看你春風得意的,有好事嗎?」我試圖岔開話題。

    「當然有好事啦!告訴你,昨晚我在酒吧遇到瑪莉啊!」

    「瑪莉!?哪個瑪莉?」聽到名字心頭一震,我馬上坐了起來。

    「呵呵,當然是全公司男人都暗戀的那個冰山美人瑪莉啦!」

    「公司那個瑪莉?她在酒吧幹什麼?」我大驚。

    「和你一樣,她也好像和男友鬧翻了,我見她一個人在酒吧喝悶酒。」老林神情很是得意。

    「那又怎樣?」這次到我靠到他身旁。

    「呵呵,有興趣聽了嗎?平時在公司也見你眼定定的看著人家的了,你也對她有意吧?」見我有反應,老林乘機賣賣關子。

    「不要再玩!跟著怎樣?」他的態度令我更緊張。

    「我上前和她邊喝酒邊閒談,瑪莉昨晚果然和男友吵了場大架,見她悶悶不樂,我當然是大獻欣勤,一邊陪酒一邊慰問啦。喔!原來她不大會喝的哦∼∼」

    「你怎知道?」我更加緊張。

    「看到她的『貓樣』就知囉!可能是心情不好吧,不到數杯就目光呆滯,語無倫次,說著說著還哭了出來。我見機不可失,馬上乘勢將她輕輕扭進懷中啦!這個冰山美人,平時在公司對我不揪不踩,這刻被我抱著,竟然沒有抗拒,還將頭搭在我肩膀啜飲,你說她不是餒了是什麼?」

    「……後來呢?」我思緒不靈。

    「後來她邊哭邊胡言亂語,連她男友幹了什麼什麼也說不清楚。我見她餒得相當厲害,機不可失,就在她耳邊說:『大庭廣眾哭成這樣不大好,不如找個地方休息一會吧。』」

    「哈哈……她不會答應的!」我強作鎮定。

    「我原本也是隨便說說,但不知她是有聽沒有懂,還是真的願意,竟然沒有示意拒絕,我不理那麼多,就扶她上酒吧樓上的時鐘酒店囉!」

    「時……時鐘酒店!?你想對她怎樣?」我大驚。

    「呵呵……大家男人,你說我想怎樣呢?」老林嘻皮笑臉。

    「無可能!她不會讓你佔便宜的!」我語氣相當堅定的說,雖然心跳得非常厲害。

    「我也是本著姑且試試罷了,後來入了酒店房間,她就像小貓般倒在床上睡覺。我也乘勢睡在她旁邊,輕輕撫弄她的頭髮,見沒反應,就輕輕的撫她臉龐,也沒有抗拒,我就老實不容氣,低頭在她的櫻唇上輕輕的吻起來囉!」

    「什……麼……」我瞠目結舌,不知說什麼好。

    「震驚吧!呵呵,公司裡拒人千裡的冰山美人,竟然和我親吻!她迷迷糊糊的讓我吻了兩三分鐘,讓我從耳珠吻到粉頸,才像剛剛睡醒,有氣無力似的叫:『不好……不可以這樣……停止……』,開始推開我。」

    「只是這樣嗎?她只是給你吻吻吧?」我暗暗呼了口氣。

    「傻的嗎?這個時候哪有男人能夠停止?我輕輕壓在她身上,一邊在她耳珠呼氣一邊說:『既然你男友這麼可惡,不如我們給他一個教訓好嗎?他做初一你做十五!這事你不說,他又怎會知道?』」

    「教……訓……她男友?那……那……」我稍為平定了的心跳又再一次劇跳起來。

    「我一邊在她耳旁遊說,一邊開始撫弄她胸脯,她迷迷糊糊的說不好,但卻又沒有阻止我侵犯。嘩!你知道嗎?她胸脯也挺不小的!我想有34C啊!又挺又大又軟……」老林情不自禁做起揉胸的手勢來。

    「瑪莉讓你摸她的……胸……」我喉乾舌燥,說不出話。

    「何止?我還一邊摸她的奶,一邊舔她耳珠,且愈摸愈落入,慢慢摸落她的小妹妹……」老林有點眉飛色舞。

    「小……妹……妹?……」我心藏狂跳。(撲通!撲通!)

    「你不要看她平時的清高模樣,摸了一會,她已變成一隻濕水雞了,我也不打話,馬上把她脫個清光,將她翻來覆去,吻遍她的每一處,你知嗎?她連小穴也是粉紅色的,連淫水都是甜的啊!又香又滑,你想試試嗎?」老林沒有理會我自顧自說。

    「又香又滑!?……」(撲通!撲通!撲通!)

    「平時的冰山美人,在床上原來是個火美人。我只用一張嘴巴,已將她弄得不斷扭動纖腰呻吟起來,只用一招劍指,已將她插得高潮迭起的噴起水來啊!」

    「噴水!?……」(撲通!撲通!撲通!撲通!)

    「我還乘她高潮失神時,將雞巴塞入她張大了的嘴裡猛插。起初她還左閃右避,但給我插了一會,就開始張口迎接,不一會更津津有味的吮啜起來!她的小嘴真是淫到不得了,差點令我繳械投降,見她的浪樣,就知她男友平時餵不飽她了。趁還未早洩,我馬上將她翻過來,從後將這發情的母狗猛插!」

    「從後……插!?……」(撲通!撲通!撲通!撲通!撲通!)

    「不要看她平時陰聲細氣,被男人幹著時竟然殺豬般哭叫!屁股還不斷向後頂,纖腰又扭又磨,連我也看得呆了。沒有親身經歷,我知你不會相信,公司裡人人都想得到的夢中情人瑪莉,在床上原來和婊子沒兩樣。」老林抹抹嘴角的口水再說。

    「和婊子……沒兩樣……」(撲通!撲通!撲通!撲通!撲通!撲通!)

    「不過呢,雖然她被我干丟了兩三次,但也不忘叮囑我不要射在裡面,難得佔有如此美女,我哪會放過『中出』的機會!我對她說:『你不是想報復你男友的不忠嗎?還有什麼比給他一個便宜仔更大的教訓?』她聽後沒有再出聲阻止,雙腳纏著我腰後,跟著我就暢快的將精液一滴不剩的全射進她的小穴裡囉!」

    「全……射進……小穴裡……」(撲通!撲通!撲通!撲通!撲通!撲通!撲通!)

    「之後我們還一起洗澡,在浴室裡我將她的頭按下來,要她為我口交,這次是『口爆』啊!看到精液從她嘴角慢慢流下來的淫蕩模樣,我剛剛軟了的雞雞,又再昂首怒目的向著眼前的美女。你知啦,這樣的好事未必有下次,所以我又忍不住冒著賠上老命的危險,在浴缸裡和她來第三次! 」

    「第……三……次……」我心臟快要從胸口跳出來。(撲通!撲通!撲通!撲通!撲通!撲通!撲通!撲通!)

    「完事後我們相擁睡至天亮,今早起來,看到她肉體橫陳海堂春睡的樣子,忍不住又再騎上去『執多一劑』。哈哈……我老林『一日四次郎』的名號不是白說的!」他沒有理會休剋了的我,仰望著天花在回味。

    「一日……四次……」心臟爆破,吐血身亡。(撲通∼∼∼∼∼∼)

    「你知道嗎?其實昨晚是我生日呢!原本我不喜歡生日,打算一個人喝喝酒算了,沒想到上天送了這麼大份生日禮物給我!呵呵,其實呢,聽瑪莉的說話,我認為她男友沒有對她不忠,只是瑪莉自己多疑罷了。被怒氣和酒精沖昏了頭腦的她,糊裡糊塗就這樣被我有機可乘,討了如此大的便宜,真是一生中不可多得的意外收穫喔!

    「可憐她的男友,無端讓了自己的美麗女友給我玩了一晚,一大頂綠帽從頭蓋到落腳趾,真是想想都興奮,如果能搞大她肚子,讓她男友幫我養個便宜仔,那就真是完美了。」

    「……」

    「嗯?笨像你沒事嗎?面無血色的,不是眼紅我有如此艷福吧?不要這樣小氣啦?她又不是你的女人!」這時他才留意死去活來的我。

    被老林的說話弄得哭笑不得,不知如何是好之際,手提電話突然響起來。

    「喂?」我有氣無力的對電話說。

    「……笨象……是我……瑪莉。」電話內的是瑪莉。

    「……」聽到瑪莉的聲音,我迴光返照,血氣上湧。

    「笨象?」

    「……我在。」

    「……還在怒我嗎?……笨象,我想清楚了,昨晚是我不對,不如我們前事不計,和好如初好嗎?」瑪莉的聲音愈來愈小,小得幾乎聽不到。

    「……」

    「笨象?」

    「……昨晚整晚不接我電話,你去了哪?」

    「昨晚?……昨晚我去了找蘇珊,還在她家裡過夜,她可以做證的!你不相信?我叫她給你電話!我真的在她家裡過夜!你相信我……」瑪莉作賊心虛的說過不停。

    「……」

    「笨象?喂?」

    「你在家裡等我,我現在就來找你。」

    收線後正要起身離開,我才發覺,除了腦袋仍然混沌一片外,原來自己的褲襠同樣也濕澀了一大片……

    「喂,笨象!你還未和我說『生日快樂』喔!」老林拉著我不讓我走,還不肯罷休。

    「生.日.快.樂!!!」我回頭大聲怒吼!

    「還有呢?」

    「還有!?你還『日』得不夠快樂嗎!?」

    「生日禮物呢?」

    「昨.晚.送.了.啦!!!」 【全文完】

    昨晚和女友吵了場大架,一個人正在酒吧裡喝著悶酒,突然一隻手搭在我肩膀……

    「喂!怎麼一個人在喝悶酒?」是我同事兼死黨老林。

    「哎!不要說了!昨晚和女友吵架。」我看了他一眼,目光又放回面前的啤酒上。

    「又是那一直不肯公開的神秘女友嗎?」老林一屁股坐在我旁邊。

    「公開不公開關你屁事?」好DOWN,沒心情應酬他。

    「發生什麼事?說來聽聽?看看我能否幫到你?」老林低頭向我慰問。

    「哎!那些女人,無端端說我不愛她,無端端說我有第二個,吃著晚飯無端端就跑了。直到現在,她連我電話也不肯接。」我還是看著酒杯。

    「她到底是誰?我認識的嗎?」

    「我的事你別管啦!嗯?看你春風得意的,有好事嗎?」我試圖岔開話題。

    「當然有好事啦!告訴你,昨晚我在酒吧遇到瑪莉啊!」

    「瑪莉!?哪個瑪莉?」聽到名字心頭一震,我馬上坐了起來。

    「呵呵,當然是全公司男人都暗戀的那個冰山美人瑪莉啦!」

    「公司那個瑪莉?她在酒吧幹什麼?」我大驚。

    「和你一樣,她也好像和男友鬧翻了,我見她一個人在酒吧喝悶酒。」老林神情很是得意。

    「那又怎樣?」這次到我靠到他身旁。

    「呵呵,有興趣聽了嗎?平時在公司也見你眼定定的看著人家的了,你也對她有意吧?」見我有反應,老林乘機賣賣關子。

    「不要再玩!跟著怎樣?」他的態度令我更緊張。

    「我上前和她邊喝酒邊閒談,瑪莉昨晚果然和男友吵了場大架,見她悶悶不樂,我當然是大獻欣勤,一邊陪酒一邊慰問啦。喔!原來她不大會喝的哦∼∼」

    「你怎知道?」我更加緊張。

    「看到她的『貓樣』就知囉!可能是心情不好吧,不到數杯就目光呆滯,語無倫次,說著說著還哭了出來。我見機不可失,馬上乘勢將她輕輕扭進懷中啦!這個冰山美人,平時在公司對我不揪不踩,這刻被我抱著,竟然沒有抗拒,還將頭搭在我肩膀啜飲,你說她不是餒了是什麼?」

    「……後來呢?」我思緒不靈。

    「後來她邊哭邊胡言亂語,連她男友幹了什麼什麼也說不清楚。我見她餒得相當厲害,機不可失,就在她耳邊說:『大庭廣眾哭成這樣不大好,不如找個地方休息一會吧。』」

    「哈哈……她不會答應的!」我強作鎮定。

    「我原本也是隨便說說,但不知她是有聽沒有懂,還是真的願意,竟然沒有示意拒絕,我不理那麼多,就扶她上酒吧樓上的時鐘酒店囉!」

    「時……時鐘酒店!?你想對她怎樣?」我大驚。

    「呵呵……大家男人,你說我想怎樣呢?」老林嘻皮笑臉。

    「無可能!她不會讓你佔便宜的!」我語氣相當堅定的說,雖然心跳得非常厲害。

    「我也是本著姑且試試罷了,後來入了酒店房間,她就像小貓般倒在床上睡覺。我也乘勢睡在她旁邊,輕輕撫弄她的頭髮,見沒反應,就輕輕的撫她臉龐,也沒有抗拒,我就老實不容氣,低頭在她的櫻唇上輕輕的吻起來囉!」

    「什……麼……」我瞠目結舌,不知說什麼好。

    「震驚吧!呵呵,公司裡拒人千裡的冰山美人,竟然和我親吻!她迷迷糊糊的讓我吻了兩三分鐘,讓我從耳珠吻到粉頸,才像剛剛睡醒,有氣無力似的叫:『不好……不可以這樣……停止……』,開始推開我。」

    「只是這樣嗎?她只是給你吻吻吧?」我暗暗呼了口氣。

    「傻的嗎?這個時候哪有男人能夠停止?我輕輕壓在她身上,一邊在她耳珠呼氣一邊說:『既然你男友這麼可惡,不如我們給他一個教訓好嗎?他做初一你做十五!這事你不說,他又怎會知道?』」

    「教……訓……她男友?那……那……」我稍為平定了的心跳又再一次劇跳起來。

    「我一邊在她耳旁遊說,一邊開始撫弄她胸脯,她迷迷糊糊的說不好,但卻又沒有阻止我侵犯。嘩!你知道嗎?她胸脯也挺不小的!我想有34C啊!又挺又大又軟……」老林情不自禁做起揉胸的手勢來。

    「瑪莉讓你摸她的……胸……」我喉乾舌燥,說不出話。

    「何止?我還一邊摸她的奶,一邊舔她耳珠,且愈摸愈落入,慢慢摸落她的小妹妹……」老林有點眉飛色舞。

    「小……妹……妹?……」我心藏狂跳。(撲通!撲通!)

    「你不要看她平時的清高模樣,摸了一會,她已變成一隻濕水雞了,我也不打話,馬上把她脫個清光,將她翻來覆去,吻遍她的每一處,你知嗎?她連小穴也是粉紅色的,連淫水都是甜的啊!又香又滑,你想試試嗎?」老林沒有理會我自顧自說。

    「又香又滑!?……」(撲通!撲通!撲通!)

    「平時的冰山美人,在床上原來是個火美人。我只用一張嘴巴,已將她弄得不斷扭動纖腰呻吟起來,只用一招劍指,已將她插得高潮迭起的噴起水來啊!」

    「噴水!?……」(撲通!撲通!撲通!撲通!)

    「我還乘她高潮失神時,將雞巴塞入她張大了的嘴裡猛插。起初她還左閃右避,但給我插了一會,就開始張口迎接,不一會更津津有味的吮啜起來!她的小嘴真是淫到不得了,差點令我繳械投降,見她的浪樣,就知她男友平時餵不飽她了。趁還未早洩,我馬上將她翻過來,從後將這發情的母狗猛插!」

    「從後……插!?……」(撲通!撲通!撲通!撲通!撲通!)

    「不要看她平時陰聲細氣,被男人幹著時竟然殺豬般哭叫!屁股還不斷向後頂,纖腰又扭又磨,連我也看得呆了。沒有親身經歷,我知你不會相信,公司裡人人都想得到的夢中情人瑪莉,在床上原來和婊子沒兩樣。」老林抹抹嘴角的口水再說。

    「和婊子……沒兩樣……」(撲通!撲通!撲通!撲通!撲通!撲通!)

    「不過呢,雖然她被我干丟了兩三次,但也不忘叮囑我不要射在裡面,難得佔有如此美女,我哪會放過『中出』的機會!我對她說:『你不是想報復你男友的不忠嗎?還有什麼比給他一個便宜仔更大的教訓?』她聽後沒有再出聲阻止,雙腳纏著我腰後,跟著我就暢快的將精液一滴不剩的全射進她的小穴裡囉!」

    「全……射進……小穴裡……」(撲通!撲通!撲通!撲通!撲通!撲通!撲通!)

    「之後我們還一起洗澡,在浴室裡我將她的頭按下來,要她為我口交,這次是『口爆』啊!看到精液從她嘴角慢慢流下來的淫蕩模樣,我剛剛軟了的雞雞,又再昂首怒目的向著眼前的美女。你知啦,這樣的好事未必有下次,所以我又忍不住冒著賠上老命的危險,在浴缸裡和她來第三次! 」

    「第……三……次……」我心臟快要從胸口跳出來。(撲通!撲通!撲通!撲通!撲通!撲通!撲通!撲通!)

    「完事後我們相擁睡至天亮,今早起來,看到她肉體橫陳海堂春睡的樣子,忍不住又再騎上去『執多一劑』。哈哈……我老林『一日四次郎』的名號不是白說的!」他沒有理會休剋了的我,仰望著天花在回味。

    「一日……四次……」心臟爆破,吐血身亡。(撲通∼∼∼∼∼∼)

    「你知道嗎?其實昨晚是我生日呢!原本我不喜歡生日,打算一個人喝喝酒算了,沒想到上天送了這麼大份生日禮物給我!呵呵,其實呢,聽瑪莉的說話,我認為她男友沒有對她不忠,只是瑪莉自己多疑罷了。被怒氣和酒精沖昏了頭腦的她,糊裡糊塗就這樣被我有機可乘,討了如此大的便宜,真是一生中不可多得的意外收穫喔!

    「可憐她的男友,無端讓了自己的美麗女友給我玩了一晚,一大頂綠帽從頭蓋到落腳趾,真是想想都興奮,如果能搞大她肚子,讓她男友幫我養個便宜仔,那就真是完美了。」

    「……」

    「嗯?笨像你沒事嗎?面無血色的,不是眼紅我有如此艷福吧?不要這樣小氣啦?她又不是你的女人!」這時他才留意死去活來的我。

    被老林的說話弄得哭笑不得,不知如何是好之際,手提電話突然響起來。

    「喂?」我有氣無力的對電話說。

    「……笨象……是我……瑪莉。」電話內的是瑪莉。

    「……」聽到瑪莉的聲音,我迴光返照,血氣上湧。

    「笨象?」

    「……我在。」

    「……還在怒我嗎?……笨象,我想清楚了,昨晚是我不對,不如我們前事不計,和好如初好嗎?」瑪莉的聲音愈來愈小,小得幾乎聽不到。

    「……」

    「笨象?」

    「……昨晚整晚不接我電話,你去了哪?」

    「昨晚?……昨晚我去了找蘇珊,還在她家裡過夜,她可以做證的!你不相信?我叫她給你電話!我真的在她家裡過夜!你相信我……」瑪莉作賊心虛的說過不停。

    「……」

    「笨象?喂?」

    「你在家裡等我,我現在就來找你。」

    收線後正要起身離開,我才發覺,除了腦袋仍然混沌一片外,原來自己的褲襠同樣也濕澀了一大片……

    「喂,笨象!你還未和我說『生日快樂』喔!」老林拉著我不讓我走,還不肯罷休。

    「生.日.快.樂!!!」我回頭大聲怒吼!

    「還有呢?」

    「還有!?你還『日』得不夠快樂嗎!?」

    「生日禮物呢?」

    「昨.晚.送.了.啦!!!」 【全文完】


      共1条数据 当前:1/1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