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请记住网站最新域名:110dd.com dxj110.com rz54.com v8k8.comm 099ss.com 011aa.com 911qx.com :收藏以便您下次访问观看
  • 当前位置: 首页  »  近亲乱伦  »  后父的无耻

    晓萍现年二十四岁,刚大学毕业没多久就跟相识两年的男朋友结婚了。她的男朋友正雄在一家日资贸易公司当业务经理,他们公司有一个规定,即只要是主管级干部,每一位皆要轮调到国外的分公司考查,考查的时间约为三个月。而就在正雄刚结婚完才一个月,正在新婚之期,就轮到他被调往国外考查,考查的地点为新加坡。当然了两夫妻都极不愿意分开,但为了将来,正雄非去不可。过了几天,正雄就与晓萍依依不舍的离开了。

    晓萍婚后是与正雄住在外面,并不与正雄的家人住在一起,所以当正雄出国后晓萍就回来与她的母亲同住。晓萍的父母很早就离异,她的母亲也因此时常换男朋友,最近的这个倒交往比较久了,约一年又六个月。晓萍之前有打电话回来,告诉她母亲于正雄出国的这段时间她将回来。

    倒是她母亲忘了这回事,要出国游玩,竟忘记告诉晓萍。当晓萍一回到家,见到她母亲的男朋友(阿财)才知道她母亲去美国旅游十三天。晓萍认识阿财已一阵子了,在她还没结婚之前,即还住在她母亲家时,就已认识了,但她对这个人的个性、背景倒认识不多,只知道他蛮有钱的,还开了很多家公司,是她母亲口中的大金龟。晓萍想着:既然已回来了,就先住几天再看看吧,反正母亲再约十天就回来了,若回去与正雄的甜蜜屋,也是一样空寂。就这样晓萍就留下来了。

    财叔,他因为父亲留下的遗产相当丰硕,而他的脑筋也不错,所以他每天只花很少的时间管理他的资产就管理得相当不错。而其余的时间,在还没认识晓萍的母亲之前都在找女人,即使跟晓萍的母亲在一起时也偶尔外出偷腥,也就是他这个人什么都不错,缺点就是太好色了,他在十九岁时就已有强奸未遂的前科了。他住进晓萍家时并没什么特别的注意晓萍,倒是这次因晓萍的母亲出国,又这阵子都找不到中意的女人,所以他慢慢的去注意晓萍了。他注意到晓萍长得相当标致,这是实话,晓萍是个美女,前突后翘,以前追求过晓萍的人真得是很多很多。

    而财叔之前没发觉,是因晓萍很少在划妆,而当时他也正跟她母亲打得火热,所以当然没发觉了。现在,他有点懊悔,怎么跟晓萍住那么久都没发觉她是个美女呢!不过,没关系,现在有机会可以好好的补偿了。晚上六点多时,晓萍从外面回来了,今天晓萍去图书馆看了一上午的书,然后下午又去逛商圈并看了一场电影,所以一回到家也着实有点累了。她先去淋浴,之后她到楼下客厅随手拿一本杂志看着,并打开电视让它发出声响,因这样比较能让她全身松弛下来,这也是她的习惯。不久,财叔从楼上走下来了,他说:“晓萍,今天去哪里了?一整天都没看到妳。”

    晓萍随便应付似的回应:“没什么,出去随便逛逛。”

    因她现在只想稍微休息一下。财叔坐到沙发上并看着正在看杂志的晓萍,他心里想着:‘真漂亮!好想干她,干她一定很爽。’他想着想着,倒是晓萍不知她的恶运已到而仍看着她的杂志。财叔突然坐到晓萍的身边说:“晓萍,妳刚结婚不久,老公就出远门,这样会不会寂寞?妳跟妳老公一天做几次那个?”

    晓萍用很讶异的眼神转过头去看着财叔,并不知怎么回答。财叔又说:“刚结婚一个月,老公就不在,不会想做那个吗?底下不会痒吗?”

    接着他就把手伸过去大力的捏晓萍的胸部。晓萍马上叫道:“你干什么!?”

    并用双手反抗。李叔一手揉捏她的胸部,一手马上往晓萍的裙底下挖去。晓萍怎么可以让他得手,马上叫道:“你走开……走开!”

    并且反抗的力量更大了。财叔见晓萍的反抗力道愈来愈大,就一巴掌‘拍’的往晓萍的脸上打去,然后又一巴掌。晓萍马上叫道:“不要…不要…”

    并哭了出来。财叔见晓萍一停止反抗的空档,就把原本在晓萍裙底下的手更往里挖,很快的伸进晓萍的内裤里,并抚摸着她的阴户。待晓萍一发觉,晓萍‘啊!’的叫出来,并把双腿往上伸起,想要反抗。但殊不知这样的动作让财叔更容易的把她的双腿分开,并且开始把他的手指头伸进她的肉洞里。晓萍叫道:“不要…不要………求求你不要这样。”

    财叔说道:“乖乖听话,否则就有妳好受。”

    财叔强行脱掉晓萍的内裤至悬在她的脚边,且脱掉他的裤子,把晓萍的两腿更往外撑开,接着龟头就插进去了。晓萍更是大叫‘啊!’,哭得也更大声了,因财叔并没任何滋润就插进去。晓萍的阴道很干燥,所以让晓萍相当的痛,每当财叔奋力的顶一次,晓萍就大叫一次。这个声音让财叔是愈听愈爽,让他更奋力的插。财叔停下来观看他的肉棒与晓萍阴户的接合处,看完就说道:“晓萍,妳的阴毛真黑,真漂亮………夹得好紧……………我一定要干呼妳死”

    并且每说著一次,就更大力的往里插。由于很久没接触那么好的女人了,财叔很快就射精了。财叔躺在晓萍的身上一阵子后,对着仍在哭泣的晓萍说:“妳的下面很紧,夹得我很满意。”

    就爬起身来,看着因受到惊吓以致双脚仍张开的晓萍下体,还缓缓流出一些他所灌注完后所留下的精液。须臾,晓萍把双脚并拢。财叔说道:“晓萍,妳最好去洗一下澡,做都做了,我也不会告诉任何人。乖乖去洗澡,我不会再对妳怎的。”

    晓萍爬起虚弱的身驱走上二楼的浴室关起门来,用最强的水注往身上冲洗,不论她怎么冲,就是觉得无法洗干净她被奸污的身体,她蹲下身并开始大声哭泣。哭了好长一段时间后,就拖着疲惫的身体走回她的房间,躺入床上微微哭泣,因她实在没力气了,所以很快就睡着了。而财叔奸淫晓萍之后,因仍很兴奋,本想等晓萍洗完澡后再奸淫她,但因他走上楼上后发觉晓萍的房间已反锁而作罢,他也走回自己的房间稍微小睡休息一下。等到凌晨约一点时,财叔醒了,他第一个想到的问题是──接下来要怎么处理?要怎样才能确保晓萍不把这件事讲出去?想来想去,想着:‘即然都已强暴她了,谅她也不敢讲,继续强暴她必会让她更不敢讲………………真是爽,好紧!’

    于是,财叔就打开所有的抽屉,寻找以前晓萍的母亲告诉他个别房间的备用锁放置的地方,找著找著,让他很快就找著了,因晓萍的母亲在每根锁匙上都有注明此锁开的是何处。财叔静静的走到晓萍的房间门外并无声的打开晓萍昏暗的房门,他蹑手蹑脚的走到晓萍的床边,他脱掉了自己身上所有的衣物并戴上放在自己口戴里的保险套,他轻轻的掀起晓萍的被子,因晓萍回到自己房间后很疲倦,所以她并没穿上任何衣物,而裹着被子睡,所以一掀开被子后,财叔真是兴奋异常,他马上爬上晓萍的身上开始揉捏晓萍的乳头,并撑开晓萍的双腿用他的龟头在晓萍的私处摩擦。晓萍一开始大概因疲倦以致发出她并不自觉的‘嗯…嗯’声,等到财叔揉捏她胸部愈来愈大力时,她慢慢苏醒并吓了一跳,正欲大叫。然而财叔很快用一只手摀住晓萍的嘴,并说道:“这次我会让妳很爽。”

    就把龟头直插进去。晓萍因口被摀住,只能发出‘嗯…嗯…’之声。插了六、七下,财叔就把手拿开,欲听晓萍的叫喊声。此时晓萍马上叫出“不要……不要……求求你不要这样……”

    并且又开始流出眼泪。财叔就这样努力的插著,并且双手不停的揉捏晓萍胸部,他的嘴也凑上去含着晓萍的乳房。此时,晓萍的身体虽仍在挣扎,但已毫无作用了,她只能继续喊著:“不要……求求你放开我…”

    的哀饶声,并等著财叔射精以结束这次的奸淫。不久,财叔离开晓萍的身体,走到床边,说道:“太爽了!”

    而仍流着眼泪的晓萍很快的用被子覆蓋住自己的身体。财叔说道:“放心!我绝不会说出去的,这是我们俩人的祕密,只要妳不说出去,没有人会知道的。”

    接着财叔就离开晓萍的房间,走到一楼喝了两大杯的水,以补充刚才奸淫晓萍所损耗的体力,然后把灌满他精液的保险套丢入垃圾埇,并用卫生纸把他的下体擦拭干净,然后他又走上二楼晓萍的房间。一进入房间,就见仍不知所措而仍躺在床上的晓萍,财叔走到床边蹲跪下去,用手抚摸晓萍的头发。只见晓萍很快别过脸去,并说:“你不要碰我!你出去!求求你出去好吗?”

    财叔并没有回答她,财叔只是继续抚摸她的秀发,接着财叔贴近晓萍的脸侧,说:“我刚才干妳有戴保险套,这次我不戴了,我要让我的肉棒真正的跟妳的XX紧密接合!”

    说罢就用手把覆蓋在晓萍身上的棉被往下拉扯,晓萍的肉体就又全部的展现在他面前,他马上用双手把晓萍的两腿往外撑开,并且用舌头去黏晓萍的私处。晓萍叫道:“不要……不要!”

    并用双手要去推开夹在她两腿间的财叔的头。但跟本无法令财叔停止其奸淫的动作,财叔把舌头伸进晓萍的阴道里,并用更多的唾液去滋润晓萍的阴道,因此这与先前财叔霸王硬上弓强奸晓萍的方式有所不同,即使晓萍仍努力的要使身体向上移动以逃脱财叔的奸淫,但财叔的肉黏方式是持续的。过了不久,晓萍已慢慢的发出她自己也极不愿听到的‘嗯…嗯…’声,身体的扭动也慢慢得不那么激烈了,其实这也实在因她已经反抗的没什么力量了。财叔把头抬起,看着斜著头口中仍轻呼著“不要…放过我…”

    的晓萍,他知道晓萍已快被他真正的征服了,因晓萍的私处已湿的分不清是唾液多还是淫液多了。财叔把他的双手覆蓋晓萍的两颗乳房,财叔‘太棒了!’的赞美声脱口而出,财叔把身体稍往上挪,用他的双腿把晓萍的双腿牢牢的撑开不能闭合,用双手把晓萍倾斜的头摆正,并和他的嘴双管齐下拨开晓萍的小口,把他的唾液往里灌。此时,晓萍知道此次再被奸淫已无法避免,遂只把手作势推住财叔的胸膛。财叔停止接吻的动作,因晓萍的舌头始终不愿伸出,他知道早晚她会就范的。财叔说道:“我这次一定会让妳很爽的!”

    就把他的龟头‘噗’的一声插了进去。刚开始还算缓慢的抽插,慢慢的,他抽插的力道愈来愈大,晓萍不由自主的发出‘嗯…嗯…’之声,并且声响也愈来愈大。晓萍是极不愿意发出这种声响,因这对她只是更大的羞辱。然而,毕竟她是人,有所谓的生理反应,她也只能在‘嗯…嗯…’之余说出,“你怎能这样…”

    的话语。最后,还是晓萍先达到高潮后财叔才射精的。财叔躺在晓萍的身上一段时间,手并不停的揉捏晓萍的乳房,很满意的说道:“妳让我很爽!”

    财叔就爬起身来,注视著被他灌满精液的晓萍下体,他知道晓萍的身体已真正被他征服了。晓萍自被强奸后,已过了两天不在家里,她跑去住她的同学家里,当然她并不敢向她同学哭诉,只说心情不好。在她因恐惧而非常急迫的离开家时,她并没多带衣物以及一些学校的课本等杂物,所以她虽仍处于悔恨与痛苦的深渊中,知道自己仍得回去那她被奸淫的地方,也是她的家。

    今天中午,晓萍找一个借口托请她的同学陪她回家拿东西,因为她一个人实在不敢独自回去。她拿起钥匙,心里嘎嘎不安的打开她家的大门,她并不知财叔是否在家,因他虽有车,但更多的时间是用出租车代步。所以晓萍一进屋,就叫她的同学在一楼等她,而她则直往二楼她的房间。她只想快快的收拾和快快的离开,这里她一秒也不愿久留。但,不如人愿的财叔从外回来了,其实他也已一天因去处理公司事务而没回来。他一进门就遇见晓萍的同学,晓萍的同学礼貌性的就跟财叔打起招呼,而财叔也自然而然就知道晓萍此刻正在楼上。过了片刻,晓萍从楼上下来了,她很诧异并惊恐的望着财叔,很快地,她的眼神转为低垂的望着地板。而财叔啊!真不愧为老奸俱滑的财叔,他马上说道:“晓萍,有朋友来到家里,不去弄点东西招待人家?”

    晓萍的同学说道:“叔叔,不用了,不用麻烦了。”

    不等晓萍开口,财叔就接着说道:“去,晓萍,去厨房弄点饮料过来,刚好我也很口渴。”

    晓萍无可奈何只好往厨房走去。此时,财叔叫晓萍的同学先坐一下后也径往厨房走去。一进厨房,晓萍正背着财叔在倒果汁,财叔很快的走到晓萍背后说:“妳回来,不用叫妳朋友一起来。我告诉妳,妳等一下叫妳朋友先回去,我有事要告诉妳。若是妳不愿意,我等一下就告诉她我强奸过妳的事,看妳怎么去学校。我还要告诉妳母亲,是妳诱惑我的,看妳怎么办?妳乖乖听我的话,等一下叫她先回去,我保证不会对妳怎么样。”

    说完,财叔就走了出去,留下正在颤抖著身体的晓萍片刻,晓萍走了出来,她端给她同学果汁,并斜着眼睛看着正在打电话的财叔,她告诉她同学:“淑仪,妳等一下先回去,我还有一些东西要整理…………我晚点再去找妳…”

    淑仪当然猜想得到原因,因为她有看到晓萍的叔叔刚刚也有走进厨房,大概是要交待晓萍一些事,所以她很自然得便没问晓萍什么原因,所以淑仪一喝完果汁就起身告辞。晓萍的同学一离开,晓萍就忙着把桌上的玻璃杯拿进厨房。此时,仍在讲电话的财叔很快的就挂断电话并爬起身来也往厨房走去。一进厨房,财叔走到正在洗玻璃杯的晓萍身后,说:“嗯!妳很听话。我告诉妳,只要妳好好的听我的话,我保证我绝不会把我们俩的事告诉任何人。”

    说罢就把手伸去抚摸她的胸部。此时晓萍马上发出轻微的‘啊!’一声,就赶快的把还沾著水的手伸去要移开财叔的手。财叔那肯放松,他愈揉愈大力,并且身体紧靠着晓萍,让晓萍无法使出更多的力量。就在此时,财叔的另一只手也撩起晓萍的裙子,并要去脱她的内裤,晓萍叫道:“不要……你不要这样…我求求你……”

    财叔那管她的哀饶,他继续把晓萍的内裤往下拉,并松开自己的裤带。此时晓萍已哭了出来:“放开我!你变态…………你不要对我这样………”

    财叔只是呼吸愈来愈急促的继续脱他自己的裤子,很快的,财叔的那跟神龙棍就蹦跳出来了。就在晓萍知道这次又要被财叔得逞时说出:“求求你……饶过我”

    的话语还没完,财叔的神龙棍就插了进去。晓萍‘啊’的叫一声,紧接着,财叔每插一下,晓萍就轻微的发出一声‘啊’,当然,晓萍的眼泪也是潸潸流下。财叔也顺势把手伸进晓萍的衣服里面,把胸罩拉开并大力的揉捏。不久,财叔抽插的速度愈来愈快,紧接着就把精液射进晓萍的身体里了。此时身体倾躺着在厨台上的晓萍仍在微微哭泣。财叔穿上裤子后就说:“妳先去楼上休息休息,今天不要给我出去。我告诉妳,在妳母亲还没回来的这几天,妳要好好陪我,不要给我乱溜出去。只要妳这几天乖乖的陪我,我保证在妳母亲回来后我绝不再找妳,我绝不骗妳。假如妳不听我话,哼!妳等著瞧,我一定让妳后悔!”

    说罢就离开厨房上楼回到他的房间。晓萍又继续的流泪一阵子,然后她站起身擦擦眼泪,把衣物穿好,她想道:‘该怎么办?’但她也实在没甚什么头绪,因为财叔的话犹言在耳,她也不敢想‘怎么办’。于是她就往楼上走去并进了浴室。当然了,晓萍一脱掉衣服就用水一直冲着她那迷漫着精液味道的身体。冲著冲著,也不知冲了多久,直到晓萍心想:‘应该够了,应该较干净了。’才停止。晓萍一回到房间,穿上干净的衣物就躺入床上,且把棉被盖上,就又开始微微哭泣著。到了晚上约六点多,休息过并出去吃完晚饭的财叔回来了,他走上楼去叩晓萍的房门,说道:“晓萍,该起来了,妳的晚餐在楼下,快下来吃。”

    晓萍此时已醒,但并没回应他。财说等一会儿,接着说道:“妳最好快下来吃,否则我就要去拿会钥匙了。”

    说完财叔就离开了。此刻心存恐惧的晓萍也不知该如何是好,她想了一阵子,也只能无可奈何的穿好衣服下楼去。一到楼下,只见等着她的财叔正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财叔一见晓萍就说:“哪!那是妳的晚餐,我刚去外面买的,妳先打开看看,看合不合妳胃口?若是妳不喜欢,我再出去买。”

    哇!真是体贴的叔叔。其实,财叔他是另有目地的,等一下你就知道他又想起什么变态的方式要奸淫晓萍了。待晓萍像只待宰的羔羊似的默默吃饭不久,财叔突从客厅桌底下拿出一把手铐,他用迅雷不及掩耳之速度向晓萍靠近并铐住她的右手,接着他把晓萍的左手向后扳以把两手紧铐在晓萍的后面。晓萍叫道:“你干什么?你放开我。”

    财叔坐到晓萍的身旁说道:“我想喂妳吃饭,我觉得这样我们会更亲近些。”

    晓萍说道:“我不要!你放开我,你不要这样。”

    财叔不管晓萍的哀求,就用筷子夹起一些菜往晓萍的嘴里塞,晓萍只好勉强的吃下去,财叔一口接着一口的喂著晓萍。接着财叔站起身来,开始脱掉自己的外套及上衣,晓萍当然知道接下来会发生甚晓萍也只能心存畏惧的望着财叔。财叔一件接着接一件脱掉他自己身上的所有衣物,只剩下一条内裤,然后他蹲在晓萍的身前,伸手把晓萍那扭扣式上衣‘啪’的一声左右撕开,又从桌底下拿出一把剪刀,把仍缠留在晓萍身上的上衣一一剪去,此时晓萍也只能无奈的把头转向一旁以避开正在对她逞奸兽行的财叔眼神。须臾,地上及沙发上已充满着衣服的碎片。财叔又伸手把晓萍的奶罩拉扯掉,晓萍雪白的乳房蹦跳了出来,财叔‘哇!’的一声说:“真是太漂亮了。”

    也实在财叔在前面奸淫晓萍的时候都没好好的欣赏晓萍的乳房,因他当时都只想快快插进去先得到晓萍再说,所以他现在在客厅白晰日光灯的照耀下,晓萍美丽又白晰的乳房显露无遗。财叔伸手握住晓萍的胸部开始慢慢的揉捏,嘴也凑上去吸吮,嘴里不时吐出‘太棒了’的话语,此时晓萍不知觉得又流下眼泪来。不久,财叔就动手脱起晓萍身上的牛仔裤,晓萍之会穿起牛仔裤,仍是因她当时觉得牛仔裤能带给她一点安全感。其实对财叔根本没丝毫影响,反而有点增加财叔征服的决心。财叔从脚有些扭动挣扎的晓萍腿上脱掉整件牛仔裤后,就把舌头伸往晓萍的内裤外隔着内裤舔,他一直舔著,并不时用更多的口水去滋润隔着内裤的晓萍私处,他并用双手把晓萍的双腿更往左右打开。

    晓萍此时也只是不发出任何声音以示她的不在乎。当然她并不是不在乎,她知道,若她的身体抗拒不了诱惑而发出催情的声音,那才是现在会让她更难堪,也是更加羞辱的事。财叔伸手往后去拿剪刀,然后紧贴晓萍的大腿把内裤的系带剪断,哇!

    晓萍的阴户整个在日光灯下一览无遗,财叔说道‘太漂亮了’就又用舌头舔上去,并吐出更多口水以便他把舌头更往晓萍的阴道里滋润。接着,他伸手去拿晓萍饭盒中一直没动用过的又红又粗的也是他特选的香肠,把它往晓萍的阴道里插,伸进伸出。晓萍一感觉得出怎么一回事时就说:“你变态…………你怎么可以这样!”

    接着财叔停止抽插,他开始用嘴去食用仍插在晓萍阴道上的香肠。财叔慢慢的咀嚼完毕后,就用食指再去挖晓萍的阴道,并又不时伸出又伸进,并用中指轮流替换去挖。晓萍心里再怎么抗拒,她的身体就是抗拒不了而要发出‘嗯…嗯…’及“你不要这样…”

    的最后求饶话语,财叔只是更深入的去舔。晓萍突把身体向后仰,并发出她自抗拒不了的‘啊’声,并不时发出‘嗯……嗯……’的发情声。此时,财叔站了起来,脱掉他自己的内裤,并说:“怎么?受不了了?”

    财叔又蹲了下去,把晓萍的双腿抬起,并把他的龟头抵在晓萍的阴户上摩擦,但财叔并未插进去,他只是不停地摩擦。此刻的晓萍口中说道:“不要………嗯…你不要这样。”

    她此时的含意,并不是叫财叔不要插进去,她真正的含意,是希望财叔尽快插进去,不要再折磨她了,不要让她持续的喊着她自己也不愿意发出的发情声。财叔持续的摩擦并说道:“好…好………我知道妳很想要………我马上就插进去……我就知道妳很想要被我干(台语)…”

    说罢就插了进去。刚开始他仍慢慢抽插,晓萍轻微的发出‘嗯…嗯…’之声,接着‘嗯…嗯…’之声愈来愈大了,财叔屁股的扭动也愈来愈快了,于是乎两人几乎同时达到高潮。事完,财叔对着两脚仍大开的晓萍说:“妳这骚货,还说不要,叫得那么大声,我干得妳很爽吧!”

    晓萍只是低头不语,因为她不知已被羞辱多少次了,而身体又那么的不争气。财叔伸手去揉了揉晓萍的胸部说:“去洗澡,等一下下来,我带妳出去吃东西。”

    此时,身体已被征服的晓萍已不知该如何是好了,她就像是变成没有灵魂的躯体般的受财叔操纵,她乖乖的去楼上洗澡。接下来,也准备好好的被财叔奸淫,即使等到她母亲回来后的日子会变得怎么样,她也不愿多想,因一切一切她似乎都没办法控制了。


      共1条数据 当前:1/1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